您当前的位置 : 平阳网  ->  频道中心  ->  文化文学 -> 列表

昆阳一井

2021年01月13日 15:19:23 来源:平阳县传媒中心

  本网讯(通讯员 陈士彬 编辑 王秀华)庚子冬月某一个礼拜天,空闲,我来到石塘西桥头村。村舍依山整齐排列,基本是两三层瓦房,偶尔也能发现石头矮房,样子古旧,有老树、老藤蔓延着遮阴,石上爬满苔藓。狗、鸡、鸭、乌鸫的胆子够大,不怕外人过来干扰。这里很静,只有静才是它们的乐园,既使外人过来喊几声或者打个手势想赶,它们也不会逃离。

  一条溪把村庄隔成两岸,村人便随意起名为前岸、后岸。我在溪边走,其实有数不清的人走过,或许感受与我不一致。俗话说得好,物象决定心境,悟性决定心性。我看见一间石亭,写着“昆阳一井”。月亮把溪中的水和鹅卵石照得透亮,夜晚因此显得静悄悄。

  我在亭中一直寻不到井,就问一位老人。他说,井就在地下,直径两米左右,为了卫生,石板盖之,用农保的电抽水,流到两条汉白玉石的鲤鱼嘴里。我好奇地扭开水龙头,便听到旁边的马达“咯咯”响起,水从鱼嘴里流出,落到手上,冰凉。我摸摸两条石鲤鱼,老人补了一句,这对鲤鱼石价值约四千元,整个亭费用约七万。我看了集资碑上的名单,捐几千几百皆有。虽不认识名单里的人,但可以肯定村人在吃水用水的立场上好比一条绳子搓得紧紧的。

  碑上左右竖刻着对联:“七星樟阴永相依,溪水流西长作伴。”我抬头一望,果然有樟树,树龄约百年,相当于一位老人的高龄了。樟树叶子疏散,毕竟已经是冬天。

  七星在哪里?七星是吉祥之兆呀!老人又给了我答案。原来,过去溪涧较大,井在溪底,上面围一圈石头供人行走,井面与溪水相平,溪里经常冒“水星泡”。溪水冬暖夏凉、凛冽可口。附近野草丛生,是龙船停息的码头。对面正是著名的万全尖岭,算昆阳镇高山了,翻过山就是瑞安。老人用手指向北面群山的一段山峰,笑着对我说:“中央有凹,形状如元宝盘,村人称其为元宝山。”

  井水是山体岩层中涓涓不息的细流汇聚而成的。这眼井,是西桥头村的眼晴,可以说,它与山同龄同脉,正如清朝李克庭的“井为地眼,草为地须”,它连着山的心。它那一股股清泉,宛如少女的眸子,在柯叶下安然闪烁。

  这里水源丰足。春夏雨水充沛的时节,水流可以引到外面溪中,即使有人开车来载走五六千斤,井内的水也只浅下一点。近来做农家酒的人多了不少。他们排着队打水,都是为了喝一口好酒水。春夏秋冬,遇见停电或者缺水,周围的水井都被抽干,可这里的水仍源源不断。我见过昆阳山下方的水井,见过鸣山水井……总逊色于西桥头这口井。

  我想坐下来静静地听鸟声,看山色,扶山风,亭中却无石凳、石桌,便道,“美中不足”。老人笑着说:“村里人怕人家吐痰、丢烟蒂、丢瓜子壳、甩果皮,只好将石椅安放在亭外。”

  眼下过来取水的人大都用推车、自行车、电瓶车、汽车一辆接一辆地装运。他们大概都因这口井而自豪,我从他们的话题中知道,他们很少用文成珊溪的水。

  昆阳一井,谁取的名?真妙!既刚又软,刚表现在“一”字,软表现在没出现第一的“第”字。

网络编辑:谢天涯

昆阳一井

http://www.vxiaotou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