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平阳网  ->  频道中心  ->  文化文学 -> 列表

草莓果

2021年01月13日 15:19:23 来源:平阳县传媒中心

  本网讯(通讯员 李玉红 编辑 王秀华)我该如何形容它呢?它像一个精灵,从第一次走进我视线开始,便成了我一生的情有独钟。这要感谢我那段在农村成长的经历。感谢那个在园中栽下草莓秧苗的女人,她像那片土地一样,给予了我童年生活的美好。

  草莓果是母亲的习惯称呼。孩提时代,物资匮乏,平时很少看到,更极少吃到水果,水果自然成了我们舌尖上最大的渴望。为了满足儿时馋嘴的我们,母亲在菜园里栽了一些草莓秧苗。为了不占用其它蔬菜的成长空间,草莓秧被母亲安排在园中栅栏边最不显眼的地方。那些看起来最不起眼、弱不禁风、绿油油、矮小的草莓秧,却结出那么甜美的果实。

  每年春天,在蒙蒙春雨的滋润下,草莓秧匍匐在地上,茎上心形的叶子,边缘带着锯齿。毛茸茸的叶片像初生的婴儿,尽情地吮吸着春天的甘露,舒展着腰肢,众星捧月般捧出一根主茎,几天后便开出了一簇簇相拥的洁白的花朵。微风一吹,那花朵像极了我们期待的眼神。

  大概半个月的光景,草莓秧的花落了,结出了一个个小小的青绿色的草莓果。经过雨水的滋润,阳光的亲吻,草莓秧汲取着土地的精华,草莓逐渐长大变红。

  每隔几天,我便探寻一番,迫不及待地偷偷吃掉刚刚泛红的草莓。味道并不太甜,但清香味儿却随着口水流向心田,让我心里美滋滋的。次数多了,母亲便开始疑惑,今年的草莓果怎么熟得这么晚?躲在门后的我不禁偷笑。

  过了一段时间,我们终于盼来了它们红红的笑脸。熟透的草莓宛如红宝石般,躲在绿油油的叶片下和我们捉迷藏。我和小伙伴们细心寻找,叶片下面那些果子探出红红的小脑袋,露出了甜甜的笑脸。它们像头戴绿冠的小灯笼,玲珑别致,令人垂涎欲滴、爱不释手。将它放在口中,柔软的果肉那浓郁的果香便在舌尖蔓延开来,酸酸甜甜让人幸福的汁液流向了心里。没多会儿,草莓果就被贪嘴的我们“洗劫一空”,意犹未尽的我们总是不忍离去。有时由于一心专注着找熟透的草莓,我竟踩到脚下的草莓秧,这常惹来母亲的心疼和埋怨。后来,为了防止我们这些孩子伤害到草莓秧,那块草莓地被母亲用栅栏围了起来。栅栏外的我们,热切地期盼它们能再次结出果实。

  草莓成熟的时节,母亲时常亲自摘一小盆犒劳我们这些“小馋猫”,高兴得我们手足舞蹈。那是童年的春天,在我们还仰望树上那些青涩果子,渴望它们早日成熟的时候,唯一能吃到的一份意外的惊喜。我们笑着、跑着、追逐着、嬉闹着,在无忧无虑的时光里品味着属于我们的那份童年的快乐。那些洒在田园间的笑声,在小村的上空回荡。

  随着年龄的增长,我对那段时光有了另一份领悟。别看草莓秧长得矮小不起眼,却从不与高枝攀比,不羡慕鲜花的美艳,不嫉妒温室里的花,也从不顾影自怜。上学后,我从古人的诗句中感悟着它的自强不息。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。它不卑不亢,坚韧顽强,朴素简单地做着平凡的自己。那份来自于微小的本真,自爱、自强、自尊、自立,深植于我的内心,也深深地影响着我。时光流逝,那段有草莓陪伴的时光渐行渐远,而草莓香甜的味道却常在我记忆里漂浮。

 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,水果摊前时常能看到草莓的身影。此时,我的眼前总会浮现那独占一角的草莓地。嫩绿的叶子下面,一颗颗可爱的小果,像一个个纯情的天使带着甜甜的笑脸向我走来。小果裹挟着的泥土的芳香,是母爱特有的味道。

网络编辑:谢天涯

草莓果

http://www.vxiaotou.com